《文生去看海Vincent Wants To Sea》天地有情;人間無”礙”德文片名: Vincent will mere導演: 萊夫休特納(Ralf Huettner)主要演員: 佛洛里昂大衛費茲(Florian David Fitz) 卡洛琳荷芙絲(Karoline Herfurth) 海諾費爾希(Heino Ferch)上映日期: 2012.03 能早早看到這部電影覺得很幸運,特別標出了它出現在片頭的德文片名,希望沒有拼錯。 也因為看的認真我還學會了一個德國字"mere"-海,這是這部片子的主題,也是文生那位在戲禮服裡只以照片形式存在 ,但卻是他生命中最重要人士的"母親"的遺願 - 再去一次義大利海邊。 而直到了片尾,我們才發現原來那是文生父母度蜜月的地點也是懷文生的地方。  因此是她生命中最美麗的回憶也才成為"遺願"。  於是,另一個角度,這也代表了母親的遺憾,原來父母的感情因為文生的病已經疏離,所以才有了這個故事 - 父親只想把文生送進療養院,美其名為治療,而文生懷抱著母親的骨灰,一心一意要幫母親圓夢,何嘗不也是彌補父母之間的西裝外套遺憾。 在我看來這是部療癒系電影;大山大水之壯麗很容易讓人忘記幾個主角的“缺陷”,他們在大自然當中大聲的歡笑,不受限制的吵鬧,不必在乎世俗的眼光,奔放的一如常人,也許禁錮人們的正是人類自己吧! 電影有個很特別的男主角叫“文生”,妥瑞症患者。 在母親的喪禮上,他甚至無法像常人一般用哭泣來傾瀉悲傷。 他那冷漠的有些無情的父親只會把他交給療養院,在“讓兒子接受醫學治療”以及“甩掉一個沉重的包袱”之間,故事其實講的很清楚,觀ARMANI眾看的更是直接且氣憤。 到了療養院所,文生有了個室友;一個強迫症患者,也交了個異性朋友;是個厭食症患者。 文生為了完成母親遺願去一趟義大利海邊,卻陰錯陽差的與另兩個人逃離療養院展始了一段“圓夢”的旅程。 戲一開場導演就直白的描寫一般人甚至連親人都無法了解妥瑞症患者的症狀、更別提顧及他們的心理。 反而三個“病人”在一起落跑以後,彼此試著敲開對方的心門,好奇對方為什麼生病,是什麼感覺,最後甚至結交成好友。 這一段巧妙的點出一G2000般健康的人其實難以做到“將心比心”於是流於同情的窘境。 父親無法例外,連醫生也是只著重在自己醫療的成果而忽略了病人真正的心態。 於是這趟意外之旅竟成了每個人的療傷之旅。 戲中的文生的父親表面上一路追著兒子想帶他回療養院的,其實只是擔心發生醜聞而影響自己的選情。 那位醫生表面上擔心病患失蹤會為自己帶來麻煩,其實是真的擔心病人會發生意外。 然而,事實是不是像表面上那樣呢? 也許就像裡頭的美麗醫師角色所說的台詞“你比你兒子需要接西服受治療!” 那位女 醫師又何嘗不是呢? 在追回文生的過程這兩個“正常人”也逐漸發現了自己的問題,觀眾呢? 其實每個人都習慣於用自己的角度去觀察別人而流於主觀,看完這部電影,相信許多人會試著打開觀察的角度,用更寬的視野去對待跟我們不一樣的人們。 影片特別好看的地方在路程所經過的大山大水,歐洲的山巒美景盡出,從德國公路一路奔馳到義大利的海景(看官也許會跟我一樣在這裡發現蘇花公路其實有著同樣美麗的級數),加上柔美的樂音,整個舒結婚西裝暢的感官把這部主題原本嚴肅的電影真正做到了寓教於樂,今天又上了一堂很棒的課程:“電影”果真是一項娛樂事業! 我必須要說,這部戲並不像它的主題那般嚴肅或者流於煽情來消費弱者(也可說病者),其實非常好看而且笑聲不斷。 編劇利用了這三個主角各自的病症特點在許多細微的枝節上,寫出了很多精采的台詞跟橋段。 比如文生每每在激動時會不自覺的飆罵髒話,經常惹的其他人側目甚至起衝突,那他真的生氣到飆髒話時呢? 比如7歐元夠讓厭食症女主角吃結婚多久? 總是用“智障、白痴”罵文生的文生爸爸真的有比文生聰明嗎?  為什麼下場雨會讓一部跑的好好的車子突然停了下來? 再加上五個主要演員自然不誇張的演技大大增強了整部戲的可看性,非常建議闔家觀賞。 後記1.: 最後一場文生在途中請父親停車的地方左看右看前後看都像蘇花高的一段,看來特別親切,何時台灣也有這麼一部用感人的故事為面,以壯闊的風光為底的好電影? 期待中! 後記2.: 男主角的演技讓人折服。 其實類似的角色演成功的很多,但由一西裝個大帥哥來飾演這類角色相對的少。 片中的男主角(佛洛里昂大衛費茲)也因此得到德國奧斯卡金蘿拉影展的最佳男主角獎項(同時此片也得到最佳影片獎),這讓我聯想到台灣的金馬獎。 第一,這類的角色鮮少能成為主角,不管是實質上的或掛名上的,第二,我們的評審們似乎對於這類角色表演力度的掌握不容易達到共識(因為瞭解太少而不敢評吧!畢竟她們沒辦法像演員一般到療養院去實習,所以無法評審”像或不像”吧)然而站在觀眾的角度,深受感動就是成功了! 後襯衫記 3.: 配角演員很平均。 片中的文生爸爸跟飾演強迫症的兩位演員,甚至醫生角色的女演員都很稱職,使的整部片子很平均,也很協調。 相信看完片子的觀眾想到文生爸爸在問路邊攤主人兒子的去向時,學文生”招牌動作”的那場戲應該還是會笑出來,還有海諾費爾希(Heino Ferch,《尋找愛情的下落》影帝)戴上墨鏡揚長而去的那場,太有趣了!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訂做禮服YAHOO!

創作者介紹

eu18eutd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