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戒嗔
  離天明寺不遠的地方有一塊很大的空地,前幾年智恆師父覺得這塊地空著挺可惜的,於是便建議種點什麼。
  寺里的人都很贊成智恆師父的建議,只是並不是所有的作物都適合在山上種,最後大家經過討論,決定在空地上種些豆子。
  寺裡人集中精力花了幾天時間把空地里的野草都除了去,然後又去淼鎮採購了一些種子,把它們播撒到空地里。從此,寺裡人便多了一件事,只要一有空,大家便會去看一下秧苗,為田地灌溉除草。為田地費心的也包括寺里的小狗戒言,因為它會隔三岔五地跑去施施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貢獻。
  這一年,大豆豐收了。大家把收穫的豆子放在陽光下曬乾,裝了好幾大包,然後放在雜物間里,需要時就取出一點。
  平心而論,豆子的味道確實不錯,只是再好吃的東西天天吃也會讓人受不了。有一段時間幾乎每餐都有豆子,最後弄得戒塵和戒痴都愁眉苦臉的。
  有一天清早,戒傲從雜物間里翻出一個小石磨來,站在院子中清洗。戒嗔問他要做什麼,戒傲說,他從網上查了一些資料,想自己做一些豆腐。
  戒嗔很好奇,雖然戒傲經常做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但成功率還挺高的。戒嗔跑過去幫戒傲打下手,戒傲按照查來的方法有模有樣地做著豆腐。折騰了好半天,最後他居然做成了一塊豆腐。一起跑去廚房,把豆腐交給智恆師父。智恆師父問了來歷,拿著豆腐看了又看,直誇這豆腐比山下的豆腐還嫩!
  到了中午,智恆師父用戒傲做的豆腐做了一碗湯,還有一盤炒菜。大家吃了都贊嘆不已,特別是戒塵和戒痴,兩人好像沒吃夠,鬧著讓戒傲有空再做些。
  戒傲被大家誇得得意起來,後來的幾天加倍努力磨了不少豆子,做了好大一份豆腐。戒傲把豆腐送去智恆師父那裡,把師父嚇了一跳,師父說,你做了這麼多,要是真的都讓我們吃完了,估計一個個都要見佛祖去了。
  戒傲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豆腐做出來也不能扔掉,只能把多餘的豆腐放在冰箱里保存了,要不然豆腐很快就會壞了。戒傲正準備把豆腐放到冰箱里去,結果戒塵與戒痴在旁聽到了,便主動要去放。
  到了第二天,戒傲去冰箱里拿豆腐,找了半天也沒找到。再往下看,原來戒塵與戒痴把多餘的豆腐全部塞在冷凍室了。戒傲苦著臉取出已經被凍成冰棍的豆腐,交給了智恆師父,結果師父也被嚇了一跳。他把豆腐放在一旁解凍,豆腐上有很多小洞,看來冷凍讓豆腐發生了變化。師父輕輕地嘆了口氣。戒傲辛苦做出的豆腐就這樣被糟蹋了。
  中午吃飯的時候,桌子仍然有一盤豆腐,只是樣子已經不再是平日所見的豆腐了,可吃到嘴裡味道卻很特別,比之新鮮的豆腐,凍過的豆腐也可算是別有一番風味。
  原本只是想放在冰箱里保藏的豆腐,卻被意外地放錯了位置,從而變了另一種口味。更讓人意外的是味道居然還不錯。
  我們的目標和期望,在很多時候往往和結果相差很遠,但是這種意外的結果未必是失意的。
  如果我們錯誤地走上了另一條道,那就好好地欣賞岔路的風景吧。  (原標題:凍豆腐)
創作者介紹

eu18eutd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