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車軟件有它的優勢,我們歡迎各種市場化打車軟件”。佛山市交通運輸局局長高榮堂26日親自體驗了嘀嘀打車後說。他表示,佛山不會“封殺”嘀嘀打車等軟件,目前擬建設統一的召車系統,計劃“收編”打車軟件。(2月27日《南方都市報》)
  打車軟件是騾子是馬,需要拉到市場里遛遛,這樣制定的政策才有效。嘀嘀等打車軟件在各地的待遇可謂冰火兩重天,北京、上海端上“閉門羹”,佛山則擬邀請為“座上賓”,就是因為佛山交通運輸局局長高榮堂體驗了一回打車軟件,體會到它的方便之處,想建統一的召車系統“與人方便自己方便”。
  打車軟件的優缺點表現得很明顯:其優點在於,讓乘客打車又快又省,司機也可以在更短時間掙更多的錢,打車軟件取得廣告效應並培養了移動支付的習慣。其缺點在於,邊開車邊用手機影響司機開車,安裝軟件的司機運營資質缺乏監管,老年人不容易打車影響公平性。
  很明顯,打車軟件影響了出租車行業的壟斷利益,只會給出租車公司和牌照管理部門帶來威脅。對此,責任部門給出了不同的應對:最嚴的是封殺打車軟件,次之則是高峰期禁用,寬容者希望引導和監督。前兩者就像遇見風險的鴕鳥,只是一味把頭埋在沙子里,就像從沒使用過打車軟件的人,在辦公室依靠想象研究出對策。
  目前打車軟件還不成熟,必須經歷市場磨合才能趨利避害,能否生存應該由市場規律說了算,新生事物未必都要納入政府管理。面對老人打車不易和開車安全隱患等弊端,佛山擬建統一召車系統為其打上制度補丁,是讓市場來配置出租車和打車軟件等資源,可謂用開明的心態提供不錯的社會服務。
  而舉著公平的旗幟封殺或限制打車軟件,則是落後的社會管理形式。因為此時所謂的公平是以生存和學習能力最低群體的需求為標準的,例如很少使用智能手機的老年人,這種就低不就高的管理只會拖技術發展和社會進步的後腿。因為,市場追求效率,政府保障公平,如此管理混淆了二者各自的責任。
  打車軟件用技術繞開壟斷,各地責任部門將會相繼對此表態,真誠希望官員都能像佛山那樣完善服務,而不是緊跟北京上海封殺限制。更值得耳提面命的是,制定相關政策的官員,一定先體驗一回打車軟件。
  文/趙查理  (原標題:打車軟件好不好,官員用用才知道)
創作者介紹

eu18eutd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